over 2 years ago

上週六去了 g0v 首次支援遊行的戶外黑客松,總時程近十二小時,雖然沒有全程參與,把近一年相關資訊整理紀錄一下。

得知這場名為「線路黑客松」的活動時,人不在台灣,約略知道綠盟阿端在 irc 上詢問廢核遊行媒體區網路解決方案,原來去年遊行時網路使用出了問題:

Read on →
 
almost 3 years ago

一個自由且沒有強制責任的社群裡,如何能完成一個又一個專案呢?沒有立即金錢報酬,也沒有上下從屬關係,怎麼可能成事?為何社群沒有「紀律」,但很有效率?這是很多人的困惑。先別問為什麼,先來看怎麼作。在 g0v 社群,要回歸一句話「不要說為什麼沒有人作這個?先承認你就是『沒有人』,『沒有人』是萬能的!」(想要在零時政府黑客松挖坑的人請參考「[g0v] 非技術人黑客松提案小訣竅」一文。這裡主要分享我所看過的跳坑實例。)

基本上還是以專業分類,採取維基模式進行。大方向可以繼續參考這篇「我是xxx,如何參與黑客松」,以下分享一些案例可以有更進一步的想像:

Read on →
 
almost 3 years ago

新型態數位化社會參與是什麼樣貌?除了 web 2.0 資訊快速傳播與透明性的特色之外,透過開放資料能帶來什麼樣的新視野,這一年來零時政府社群有了許多嘗試。從 2012 年底開始已經陸續辦了大大小小 18 次工作坊,不少傳統社運都認同資料開放、透明化的方向,但由技術人發起的 g0v 有濃濃技術宅味,非技術人要如何運用社群的動能呢?

先忘記技術不技術的問題,回到原點:「我們,這世代的公民,都想要突破媒體限制、重新檢驗代議制、想運用更好的工具監督政府。」有了這樣共識,接下來便可開始思考如何利用 g0v 的人力腦力打造深化公民參與的平台。

社群是一個交換場,這裡沒有專職的人力,但有數百位日常持續投入專案的貢獻者(contributers)。黑客松當天,參與者大約有 100 多人,有些成員持續投入長期專案,每期也有新參者加入。當新題目有趣,舊專案成員還是可能心動加入幫忙,利用一天衝刺大致可將專案脈絡釐清,切出任務,完成雛形。要如何讓人手癢忍不住跳下來作呢?分享一點關於提案的觀察:

提高提案打擊率

g0v.tw 社群可說是用資訊科技幫社會 debug 的同好會,運用開放資料寫程式參與公共議題。但如果不會寫程式怎麼辦呢?其實,只要把理路說清楚,確定授權方式,就容易號召同伴組隊打怪。之前有篇「我是xxx,如何參與黑客松」的共筆,可以先參考。

Read on →